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司徒小說 > 都市現言 > 一千次完美犯罪後,反手加入刑偵 > 第一章

一千次完美犯罪後,反手加入刑偵 第一章

作者:高義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1-22 12:50:07

微弱的月光順著緩開的房門,爬進了屋內。

月光下一條黑影緩慢爬行~

蛇!

高義目光凜然,順著那爬行的蛇,他看到兩具屍體倒在地上。

之所以肯定是屍體,而不是躺在地上的活人,因為高義看到了泛白的骨頭。

還有一股臭味。

這種味道他太熟悉了~

正是屍體腐爛後發出的。

“屍體開始白骨化,死亡時間超過一週~”

高義嘴裡低喃一聲,下一秒猛的一腳踩在地上,“噗”,一條爬出來的黑蛇被踩碎腦袋。

高義彎腰將死蛇拿在手裡看了看,正是咬傷陳樂兒的那種蛇“黑曼巴”。

“怎麼樣了高義?”

恰這時,在外麵把風的吳建章小聲的問了一句。

原來他不放心高義一個人進去,所以就來到了圍牆大門口,順著門縫發現高義站在門口一動不動,還以為對方出事了呢!

想到這裡,吳建章就準備翻牆進來。

可下一秒,高義回頭,衝著他說了一句:“出事了。”

……

十分鐘後,王剛,孟陽兩位刑警隊長帶隊趕到。

此外,還有該片區的派出所民警。

得知屋內有毒蛇後,現場被快速封鎖,同時派來了動物專家,對現場毒蛇進行清理。

半個小時後,高義,王剛他們這才進入案發現場。

“又是用毒蛇殺人……”

看著地上躺的兩具屍體,王剛隻覺得頭皮發麻。

一旁四中隊隊長孟陽也是震驚不已~

一天之間發現四具屍體,而且從作案手法上來看,還都是同一凶手所為。

這已經不能用喪心病狂來形容,而是變態,是惡魔!

“正常情況下,死亡一週左右,人體各種組織會被細菌和蛆蟲消耗得所剩無幾,身體開始漏出白骨,之後最多隻需一個月,屍體就可以完全腐爛。”

高義這時點了點頭,看著地上的屍體說道:

“從這兩具屍體的腐爛程度看,死亡時間應該在7——9天。

此外,兩人臉部腐爛的更加徹底,且顴骨部分有被切割的磨痕,死前應該經曆了切臉。”

“厲害啊~”

聽完高義的分析,初次接觸高義的孟陽立時投去驚詫的目光。

王剛則是見怪不怪,眉頭緊皺的表示:“這麼說,這兩人的死亡時間早於陳哲?”

也就是說,凶手在殺陳哲之前,就殺害了這兩人?

高義點點頭:“現在看來,凶手真正用來練手的,應該是這兩人。”

原本他們以為被沉屍的陳哲會是第一個受害者,但現在從死亡時間看,這兩具肯定早於陳哲。

王剛俯下身子,仔細檢查兩具屍體:“會是沈月兒乾的嗎?”

如果是,那麼讓這麼一個窮凶極惡的凶手逍遙法外,每時每刻都是對人民群眾生命的極大威脅!

“看來要儘快找到沈月兒才行!”

王剛深吸口氣,頓覺時間緊迫。

“還得儘快確定死者的身份。”高義在一旁提醒。

兩具屍體都已經腐爛,麵部更是無法辨彆,隻能從著裝上判斷出是一男一女。

不出意外,應該是沈天民夫妻。

但到底是不是,還得做進一步檢驗比對。

於是乎,高義先是在彆墅內找到居住人殘留的毛髮,之後對案發現場做了一番勘察。

最終,高義得出結論——

凶手用一貫的手法,先是利用毒蛇毒死受害人,然後在客廳對死者臉部進行切割。

這一點從受害者周圍濺落的血痕就能看出。

此外,高義又在受害者周圍發現了幾組腳印,經過比對和陳哲拋屍點的腳印大小一致。

這一刻可以肯定,三起凶案凶手為同一人。

且大概率是沈月兒。

再高義看來,正是殺了父母,釋放了沈月兒邪惡的天性,以致後續連殺兩人!

隻是,沈月兒為什麼要殺她的父母?

現在又在什麼地方?

……

帶著這些疑問,時間來到了第二天。

這一夜對很多人來說,是無眠的夜晚,尤其是王剛高義他們。

“受害者身份確定了~”

這天中午,高義剛回到辦公室,就看王剛拿著報告急匆匆的進來:

“經過市局連夜鑒定,男性受害者正是沈天民,女性受害者為沈天民妻子張梅。

二人都是被毒蛇咬中致死,且臉部被切割,工具為弧形刨刀。”

說到這裡,王剛興奮的看向高義:

“市局鑒定科的同誌在你發現的那些毛髮中,檢測到了第三人的DNA。

你猜怎麼著?”

見王剛這麼問,高義立馬猜出答案:“和方向盤上發現的鮮血DNA一致?”

“冇錯!”

王剛重重點頭。

這一刻真相大白,所有證據全都指向受害者女兒——沈月兒。

隻是現在沈月兒在哪?

義安縣公安局能出動的人都出動了,還是冇有發現其蹤跡。

殺人後外逃了?

可是汽車站昨天的監控中,並冇有發現沈月兒的身影。

上麵很頭疼。

王剛很難受。

想到這裡,王剛看了眼左右:“韋強呢?讓他去調查沈家情況,這都半天了怎麼還不見人?”

“來了,來了!”

哪成想王剛話音剛落,韋強恰好趕回來。

“我盤問了沈天民夫婦同時和親人,你們猜怎麼著?”

還冇站穩,韋強便雙眼放光的看向高義幾人。

“又猜?”

高義聞言笑了笑。

王剛則直接一個白眼過去:

“有話直說。”

“好嘞~”韋強乖乖點頭:

“根據沈天民姑姑講述,沈天民夫婦二十二年前在老家十裡村辦了一個養蛇場,賺了不少錢。

後來有村民被蛇咬傷,他們才搬到縣城做建材生意。”

“養蛇場……”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當聽到“養蛇場”三個字的刹那,高義隻覺得撥雲見日。

豁然開朗!

從小接觸蛇。

難怪沈月兒能想到用毒蛇殺人。

她對蛇太熟悉了,熟悉到痛恨的地步!

所以,他要用毒蛇去懲罰那些罪惡的人,然後切下他們虛偽的臉!

“沈天民姑姑還說,沈月兒很小的時候,就跟著父母在養蛇場,直到她弟弟出生,又遇到家裡養的蛇咬傷村民,沈天民夫婦就把養蛇場轉手了。

而且還提到沈天民夫婦很寵愛小兒子,對沈月兒不是很關心。”

這時,韋強聲音再次傳來。

不受父母待見,小時候就和毒蛇為伴,壓抑,恐懼,心理扭曲,以及……

高義一邊聽著韋強說的情況,一邊分析著沈月兒,最後他的思緒集中在手裡的檔案上:

“王隊,你看看這個。”

“這是?”

看著高義遞來的檔案,王剛這才意識到來的時候就看到對方手裡拿著這東西,一打岔就忘了問。

“上午去了縣醫院,查到沈月兒一個月前去神經科就診。

按照接診醫生回憶,當時沈月兒感覺腦袋疼,最後檢查發現是腦癌。

這是沈月兒的就診記錄。”

高義說完,忍不住歎了口氣。

也是個可憐人啊!

現在看來,生活環境的影響,以及童年留給她的陰影,直到查出腦癌後徹底爆發——

“腦癌……”

高義這邊說完,王剛也看清了檔案上的內容。

果然,最後的檢查報告顯示,沈月兒確診是腦癌。

“根據那醫生的說法,沈月兒的情況很嚴重,最多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而且她從始至終都是一個人去的醫院。”

高義再次說道。

“這……”

看著檔案,聽著高義提供的線索,王剛陷入了沉默。

高義則繼續表示:

“我上午查了夜這個賬號,發現自從在王悅話題下評論後,就冇有登錄過。

這一點和陳哲被殺後不同。”

“哪裡不同?”

來不及感慨,王剛立馬問道。

“在陳哲被殺後,夜這個網名曾多次登錄天崖論壇,搜尋有關義安縣,淮市的相關話題。”

可是殺了王悅後,夜再也冇出現過。

“也就是說,沈月兒停止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王剛立馬明白了高義的意思。

高義點點頭:

“冇錯。”

“事實上,殺人是極其消耗人精力的一件事。

按照沈月兒十天內連殺四人的強度,她的身體很可能已經撐不住了。”

從設計作案手法,到尋找目標,到隱藏自己,每一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說到這裡,高義雙眸迷離,好似神遊一般的自語起來:

“她這一生啊……”

“……”

雖然高義隻是簡單的感慨一聲,但是這話傳到王剛耳朵裡,卻讓他心頭一震,好似看到了沈月兒短暫而悲涼的一生。

“毒蛇……悲劇的童年……”

這一刻,高義好似將自己帶入到凶手角色,回憶著“自己”從小不被待見,回憶著無數條蛇帶來的恐懼,回憶著一路走來的壓抑歲月。

突然,高義看向王剛:

“如果我是沈月兒,這時候我的已經失去了殺人的能力,我會去哪呢?”

該殺的人已經殺了,那些殺不了的人她也已經殺不動了,就這樣吧!

“家裡?”不等王剛回答,韋強聲音遲疑的說出一種可能。

“嗯?”

然而,韋強這邊剛說完,王剛和高義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約而同的看向彼此~

四目相對。

“十裡村養蛇場。”

幾乎是同一時間,高義和韋強脫口而出“養蛇場”三個字。

不管是中心老小區,還是給弟弟買的彆墅,全都冇有沈月兒的蹤影。

而且,殺了王悅之後,沈月兒更是冇有再登錄夜這個賬號。

她能去哪裡?

“前往十裡村!”

於是乎,王剛立馬下令。

……

半個小時後,王剛帶隊,三輛警車直奔十裡村。

雖然沈天民一家二十多年前就搬進城裡,但還是有不少親戚在,很快就問出了沈天民老宅的位置。

十裡村村西,一處小山坡,當高義他們循著指引找到這裡的時候,果然看到小山坡上有一排連在一起的小房子。

由於二十多年冇人居住,很多小房子已經倒塌破敗。

看到這,王剛一聲令下:

“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