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司徒小說 > 都市 > 超異能校園大作戰 > 第1章 謀劃已久的埋伏在線免費閱讀

“準備好了嗎?”

“還差一點,再等等。”屈元銘小心翼翼地搓著“火球”,鼻子上的汗珠落在“火球”上發出滋滋的聲響。能量球在屈元銘雙手控製下不斷膨脹,最終膨脹到一個排球大小,球麵上有肉眼可見的火元素緩緩流動,可能是力量控製不夠熟練,球體仍然縈繞著火焰。

毫無疑問搓火球的是一位火係異能者,望著這一個火紅的能量球我不禁讚歎異能這種力量的奇特與美麗。以前有宗師級的名人說過,世間的異能元素實質化後比任何寶石都光輝璀璨,這是唯一一個人造物勝過自然物的例子。

我叫莊喬,男,16歲,冇有女朋友,是這所異能學校二年級學生,千萬不要誤會,其實我並冇有留級,我們異能學校就隻有四個年級。該所學校坐落在“四君子山”之一的梅山,校名來源於建校創始人苦梅禪師的法號,而像苦梅學院這類的異能學校還有許多,它們是這個世界專門針對14至18歲適齡學生開辦的,是指導青少年特異能力開發與控製的學校。學校創辦初期是希望廣大師生利用異能造福大眾,防止異能的濫用。

說來慚愧,此時此刻我正和我的同桌兼死黨屈元銘躲在學校後山圖書館的門口,我們正在謀劃一件事———埋伏一個人。這種不道義的事情顯然與母校的宗旨和師長的諄諄教誨相違背的,當然事情敗露的話,等著我們的將是學校的懲罰。

說來也奇怪,三天前我坐在食堂啃著油條發呆的時候,居然脫口而出:“我想去收拾收拾‘眼鏡陳’。”好友屈元銘這時一手端著豆漿,一手拿著油條埋頭苦乾。“眼鏡陳”其實並不姓陳,但每個城市總會有一個“眼鏡陳”專賣店。或是他老闆姓陳,或是想藉助這個名號打響知名度,就好像賣燒餅的不叫武大郎燒餅就不正宗,他戴眼鏡他就該姓陳,人們總是潛移默化的把二者聯絡起來。

“好,你去”。他喝下一口豆漿,咬下一大口油條嘴裡含糊著說,“我不去”。元銘這個人說話做事總是很簡潔。

“我打聽過,‘眼鏡陳’這段時間每個週末下午都要去後山圖書館看書,而且準時準點出來,後山圖書館地址偏僻,藏於森林中,又是建校初期的老遺址,基本不會有什麼人來”。

“你跟誰打聽?”

“隔壁班的楚筱慧。”

“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是‘眼鏡陳’頭號粉絲。”

屈元銘無奈苦笑,“我們打不贏的,但你要去,我陪著你。”

“好兄弟,埋伏成功的話,到時候你大功一件,我們梅山三劍客你就排老二,老熊委屈點就當老三”。我寬慰他並且給了他一個我自認為很重要的承諾。梅山三劍客是由我帶頭成立的社團組織,就如它的名字一樣,成員有三個人,人數雖少,可走的都是精英路線,雖然學校的大部分人更喜歡稱呼我們是梅山“三賤客”,但顯然我們並不在乎,就像我們本來也不是劍客,也冇有劍。對於能說服老屈參加這次行動我感到相當滿意,愉悅之中順便思索著我是不是該帶上個武器……

“好…好了。”元銘打斷了我的思緒。“火球”精粹的火元素將元銘英俊的臉映照得通紅,這人雖然能跟我混在一起,卻生的一副好皮囊。

“小莊,給……給‘眼鏡陳’整……整個驚喜。”他費力的控製“火球”對準樓梯口。

“好勒!您就瞧好了。”我雙手握成爪狀,置於腰間,閉上眼。感受環境周圍的元素,風縈繞著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彷彿與自然結合在一起,老師說過使用異能的時候要去感受這股力量,去體會和改變元素的流動,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逐漸地我能感受到元素能量在我意識的牽引下逐漸彙集到手中,而在此刻我手中掌握的能量就被通俗的稱為異能。

我一邊感受異能在身體的流動,一邊通過形、聲、聞、味、觸這五感感知周邊的環境,兩隻類似於鬆鼠的小獸正躲在不遠處的樹梢,一隻麻雀剛從我的頭頂飛過。能量彙聚的過程中,感知力會被同時放大了幾倍,即使不用眼睛,我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周邊的花草鳥獸。在上個月成功進階到二階風係異能者時,我估算過如今我的感知範圍在六米以內,這足夠覆蓋整座圖書館。

圖書館並不大,是座具有上百年曆史四層的小白洋樓,整棟建築除必須的材質外,房屋結構都采用石料,從外表上看可以看出今年圖書館外牆剛粉刷翻新過。很快耳邊傳來熟悉的腳步聲,可當走到台階時,腳步慢了一會兒,這點變化逃不過我的耳朵,他似乎遲疑了一下,可隨後聽聲音又恢複正常的步伐。

一階、兩階、三階……我心裡默默數著台階,最後一階聲音傳來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襯衣,黑褲子,穿著學生板鞋的少年終於出現了。

一瞬間我睜眼,用儘力氣將手中聚集的風元素裹挾著火球打向目標。“火球”在快接觸到目標時,轟然爆開,巨大的火焰加之風勢似要吞噬眼前之人,在那一瞬間,火中衝出一道身影瞬間移動到我和屈元銘之間。

“好快!”我和他不約而同出聲。

眼前之人用一個很臭屁的姿勢摘下鼻梁上的眼鏡,先是看向背後被火球灼燒成焦黑的牆壁,而後轉過頭目光冷厲的望向我,我瞬間脊背發涼不知所措。所幸屈元銘的反應要比我快,他雙手一展周身環繞一圈火焰,化身成火焰人撲向對方。

“眼鏡陳”並不慌張,雙手緊握,周身憑空出現紫色的電芒,閃身躲過元銘的攻擊,隻留下一個殘影。他掌握的是比我和屈元銘這類五行元素異能者更為罕見的閃電之力。屈元銘不甘示弱迅速化拳為掌,雙臂迸發出更磅礴的火焰,形成兩把“火刃”。他舞動起兩把“火刃”,毫不猶豫的劈向對方。好啊!有的打。

雖然同是二階異能者,但屈元銘要比我早一年進入這個境界,異能的強大更甚於我。在我看來老屈的實力不在他之下,再加上我,豈有不贏的道理?

僅僅一個照麵,屈元銘就被對方打趴下,然後又迅速爬起衝向對方。我一看情況不對,迅速閃至一旁苦苦思索對敵之策,此時耳邊不斷傳來元銘的慘叫聲。原本隻想打他一個出其不意,占點便宜就跑,冇想到對方這麼難對付。我的實力與他們兩人相差甚遠,隻能藏在一旁的古樹下先觀察形勢,好在樹乾很粗足夠遮住三四個人。

我探出頭觀察:兩道身影一紅一紫相互發生激烈的碰撞,紫色的閃電和紅色的烈焰產生的氣浪將周圍的石塊和沙石震的亂飛,十幾棵碗口粗的樹被他們攔腰打斷,火焰和雷電交織在一起,整個戰場的中心充斥著炙熱的氣息和強大的能量波動。

不得不說“眼鏡陳”的天賦已遠超同齡人。數十個回合之內,屈元銘的反擊一一落空,他竟然一招也冇打中對方。少年不愧是被稱為百年難遇的天才,但我更佩服的是我兄弟的抗擊打能力,捱了那麼多下居然還冇倒下。此時元銘已經完全不顧及任何形象,在我眼裡他就像一個口水亂流,遍佈火焰的怪人嗷嗷怪叫的衝向少年。兩人一個張牙舞爪苦苦堅持,一個閒庭信步輕鬆應對,勝負如何已顯而易見。

樹背後不再傳來聲音。我已經不敢再看隻能屏住呼吸儘量不發出任何氣息,不是我膽小,現在他士氣正旺,我不一定能打贏他。正當我想這樣躲過去時,我忽然發現脖子上涼涼的,抬頭一看,樹乾上有一個黑色的木瘤子裂開了裡麵正流出濃稠的黑色汁液,還正好滴在我脖子裡。

“咦——”我覺得一陣噁心,話剛出口我就後悔不已。一個人緩緩從樹乾旁走出來,平靜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他整理了一會兒衣領,又拍了拍褲子上沾著的土,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副黑框眼鏡戴在臉上,然後看著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